煮熟的鸭子飞了!上海中波“农商行股权收购梦”破灭,外资背景“背锅”……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20 01:42

  “即将煮熟的鸭子”却飞到了别人口中,上海中波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中波”)也很无奈。

  “银监会不批准,我们也没办法。”9月19日,上海中波相关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一语道出了“农商行股权收购梦”破灭的原因。 

  该人士称,上海中波此次退出上海农商行股权转让的原因是由于该企业股东的外资背景,银监会不予批准。 

  上海中波外资成分“背锅”

  9月18日,宝钢股份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公司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澳新银行”)收购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农商行”)10%股权,收购对价45.95亿元。 

  而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这笔股权正是此前澳新银行准备转让给上海中波的份额。 

  今年1月3日,澳新银行曾宣布,出于监管要求,该行将其持有的20%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权,分别出售给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和上海中波(Shanghai Sino-Poland Enterprise Management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Limited),两者分别获得10%的股权,总交易额约为人民币91.9亿元。该交易于2016年12月31日达成协议,当时预计可于2017年年中完成。 

  原预计可于2017年年中完成的交易却拖到9月,甚至突然曝出部分股权易主“宝钢股份”,个中原因不免引来诸多猜测。

  《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得知,宝钢集团之所以能取代上海中波,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便是上海中波因故被迫退出股权转让。

  上海中波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我们退出是因为银监会审批没能通过,理由是我们的股东方有外资成分。”

  据记者了解,上海中波是中波轮船股份公司的子公司。中波轮船股份公司成立于1951年6月15日,是新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股东为中国交通部和波兰共和国海洋经济和内河航运部。 

  ▲ 图片来源:天眼查 

  “现在相关部门对境外资金收购境内金融机构股权的控制仍较为严格。”上海大成律师事务所唐荣刚律师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一般来说,若收购份额少,企业需向相关部门备案;若份额多,转让则需通过相关部门审批。“而且现在监管部门对受让方股权设置也有一定要求”。

  宝钢股份如愿“接盘”

  上海中波退出后,宝钢股份接盘这10%的股权。

  对于接盘原因,宝钢股份方面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称,这次收购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

  一是在公司聚焦钢铁主业的同时,适度投资非钢领域,有助于平抑钢铁主业的周期性波动风险。

  据了解,原宝钢集团旗下金融业务主要是华宝系公司,包括华宝投资旗下华宝信托、华宝兴业基金、华宝证券等一系列金融机构。近年来,这些金融业务也为宝钢业绩贡献颇多。尤其是在钢铁行业处于最艰难时期的2015年,原宝钢集团钢铁主业亏损84.5亿元,然而非钢业务盈利近百亿。

  二是基于资产评估和近几年上海农商行的业绩表现,公司认为这会是一笔良好的财务投资。

  据上海农商行发布的2016年度年报,截至2016年末,上海农商行的总资产7109亿元,比年初增幅21.1%;实现净利润59.76亿元,增幅2.91%。

  自2007年9月澳新银行入股上海农商行以来,总计投资了5.68亿澳元。而近十年来,澳新银行获得股权投资收益约13亿澳元,另获1.78亿澳元的股息。仅在2016财年,该项投资就为澳新银行贡献了2.59亿澳元的税后利润。

  其实,早在去年股权竞购过程中,我们就能发现宝钢股份母公司原宝钢集团的身影。

  据有关媒体报道,澳新集团去年宣布转让股权时,原宝钢集团就有意接盘,但当时报价只有账面净资产的0.8倍,且宝钢忙于处理宝钢和武钢的合并,因此这笔交易未能谈拢。

  “公司在非钢产业做一些适度的投资,获取投资收益。”宝钢股份有关负责人说。

  本次股权转让方澳新银行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本次出售所有权的变化对上海农商行及其客户来说是一个积极的结果,因为宝钢股份是一家领先的国有企业,其在金融服务领域有着很强的投资业绩。

  记者 陈圣洁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